首页 原创 正文

我梦如歌

大街上,没有行人,天也像要下雨,阴沉沉的,我提着一个包,包里装着尸体,不知道怎么的, 这整个人就像小狗一样,一个袋子就装下了,这人死了好几天了,都没人管,我准备带走,给埋葬了,也好让他的灵魂得好安宁,但我不明白,几天了,他的肉为什么没人要呢?在我们村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下来的,总有人喜欢剔人肉卖,更有不可思意的是还有人买,我就是想不通。我往前走,看见四五个人...

我梦如歌

大街上,没有行人,天也像要下雨,阴沉沉的,我提着一个包,包里装着尸体,不知道怎么的, 这整个人就像小狗一样,一个袋子就装下了,这人死了好几天了,都没人管,我准备带走,给埋葬了,也好让他的灵魂得好安宁,但我不明白,几天了,他的肉为什么没人要呢?在我们村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下来的,总有人喜欢剔人肉卖,更有不可思意的是还有人买,我就是想不通。

我往前走,看见四五个人躺在地上,他们除了头其它地方的肉都被剔了,剩下的全是骨头,连血都没有,妈妈说是前几天刚剔掉的,肉卖给别人吃了!

我仔细看着,好像还在动,嘴里还在说些什么,妈妈大声说道:“说什么呀?你的肉都被别人吃掉了。”

真的,他真的还在动,我看见了,他说的我也听见了,好像是让我带他走,他不想死了也无家。可怎么可能呢?我手上还有一个呢,我应付不过来,看了看他,我还是走了,他那双无神的眼睛盯着我,走了老远,我回头看,还是……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刚才的一切好像都在梦里,我的眼睛好像睁开了,我看见天花板,旁边的墙上还挂着钟,钟还在卡嚓卡嚓地走,我努力地偏了头看钟,可就是看不清几点了,我心里好像真的明白刚才的一切都是梦!睡吧!可一闭上眼睛,那一切又出现了,和现实生活一样。

前面是一个小山坡,翻过小山坡就到家了。在山路上走的人还有其它的,我哥和另外一位似曾相识的人(暂称为A)。更有不可思意的是,那位被剔掉肉的人,不知道怎么也跟着我们来了,和我相隔不远,但他没有要追赶我的意思,不过现在他身上不知道又长了什么,把整个骨头掩盖起来了,但能明显地看出那不是人肉,我也是从他那张脸认出他的。不是很害怕,我想他会伤害我吗?我加快脚步往山上赶,同时叫前面的人等等我。也许是我手中的尸体太重了,我怎么也跑不动,我使劲往前迈,心跳更快了。他好像看出我身上的东西太多了,我也太累了,就伸过后来拿我东西。说:“让我帮你拿吧!”天啦!这怎么可能?我不愿意。我说:“不用了”。他好像有些不愿意,使劲和我抢。

A看见了我,说:“把东西给我吧!”我顺手给了A,他再也没和我抢。轻松了,我飞奔冲上山顶,把他甩在了后面。

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,妈也在,妈说他有事,让哥陪她去屋后大婶家去。我怕我一个人在家又遇到那人来,所以我也跟了去。

妈办事总是有完没完,我也不时说了说今天看见的那几个全身只有骨头的人,我很好奇,我想和他谈谈,也许会有更…..

在别人家待久了总想回家,妈叫我和哥先走,哥走在前面,回家走的是一条小路,突然,他真的出现了,他没穿衣服,脑袋和胸口有两个洞,还流着血,满身都是,他走上来使劲拉哥,我拉着哥,可我俩的力怎么也不敌他,我松开了,顺手捡一根大木棍向他砸去,我用力真猛,把他给砸飞了,胸口和脑袋的流得更猛了,我知道出事了,他一定要来报复,他站起来了,追向我,我大声向大婶家喊去,“大伯”“大伯”快出来呀,我想让大伯来帮我。看见他快追上我了,我又捡起地上的大玻璃瓶向他砸去,我只顾着往前跑,也不知道有没有砸中,回头只见他捡起我扔过去的瓶子向我砸来……

我睁开了眼睛,再也不敢睡了!


海报

本文由二狗闲集原创,欢迎转载!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ergou.com/?id=56

相关推荐

旅行,火车,泡面

说到旅行,当然少不了火车。那“狂吃,狂吃”的绿皮,曾将我从天府成都拉到冰雪哈尔滨。一昼两夜的日照到成都也还记忆犹新。风驰电掣的高铁到过北...
旅行,火车,泡面

佩佩的成长语录2023.2.22

之一:妈妈给佩佩洗脚,佩佩的头不小心撞到门上了,正准备要哭。妈妈:你不哭,门也撞疼了,它怎么不哭。佩佩:一脸无奈的说,它又没有嘴巴它怎么...
佩佩的成长语录2023.2.22

佩佩的成长语录2023.2.21

晚上和妈妈在洗漱。佩佩:妈妈,你脸上怎么那么多痣,都不漂亮了。妈妈:啊,妈妈丑了,你还认不认我当妈妈。佩佩摇头。妈妈:我不是你自己选的妈...
佩佩的成长语录2023.2.21